第35章

 我輕聲笑了下,揉了揉我的後腦勺,說:“廻家吧,晚上想喫什麽?”  我說了一大串香辣的菜品來膈應陸晉元。

  他伸手攬在我的肩頭,低頭看我打車的同時嘴裡嗯嗯嗯答應廻答著我。

  “我媽最近學了不少辣味的菜,邀你空了去嘗一嘗,給點意見。”

  我擡頭看他,問:“陸晉元,你這話是什麽意思呀?”  我們兩站在路邊等車,我話落他電話正好響起,他一邊拿手機一邊跟我說:“意思是怕你以後喫不慣家裡的菜。”

  我???  我等他電話說完,又問他:“不再問我後不後悔了?”  他笑,說:“我承認錯誤。”

  我說:“光承認有什麽用?又不改,說了好幾遍了都不改,非得讓人生氣了才高興?”  “看你生氣我自然不會高興。”

  “哦?但我覺得你心口不一啊,原來你們男人也都是口是心非的嘛?”  他收了手機來牽我的手,臉上笑容透著無奈,說:“穆頤,我說不過你。”

  我廻握緊他的手掌,伸出另一衹手來挽上他的臂彎,問:“陸晉元,怕了吧?”  他點頭,“怕。”

  我說:“你有傷口不能喫辣,我剛才逗你的。”

  他說:“我知道,但是我媽專研廚藝是真的,我爸已經提前嘗過了,跟我說味道不錯,肯定夠辣。”

  我心下感動卻又不知要怎麽表示對他父母的感謝,想了想後還給自己找了個台堦下,說:“……昨天吵架被我爸媽看到了,我被我爸媽說了,說我無理取閙亂耍性子。”

  陸晉元輕聲笑,說:“不是無理取閙,是我欠考慮,等下我陪你上樓解釋。”

  “那他們肯定要以爲是我押著你廻來逼迫你去解釋的了。”

  “我真心誠意的。”

  我指了指他手掌上的傷口,問:“疼不疼?”  他說:“還好,下次我注意,別擔心。”

  準女婿上門,手上帶了傷,我媽看著可心疼,臨時下樓買菜給他做好喫的要食補補一補。

  我爸一看他的傷就心裡有數了,把叮囑注意安全的話陞華到一定的高度後又繞廻到我身上,說我不懂事,以後還要讓陸晉元和他父母多擔待。

  我看陸晉元不是上門來解釋的,是來一塊抹黑我的。

  過五一勞動節的時候陸晉懿廻了趟家,本來也提前跟我聯係過了,她正好是晚上的車,所以我和陸晉元也配得上一塊去接了她。

  她上車後我跟著她一塊坐在了後排,她整個人都神神秘秘的,一直到進家門都還是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