太傅嫡女第3章 達成交易

-跌宕起伏的故事,就看小說《太傅嫡女》,主角為孟思音趙煦小說精選:...

那倒不用。孟思音擺擺手,依舊保持微笑,不過我想跟王爺做個交易,希望你能考慮考慮。

什麼交易?趙煦不禁有些好奇。

這女人葫蘆裡賣什麼藥?

孟思音朝他那邊挪了挪,說:我知道你身上還帶有另一種毒,已有十幾年之久,若是冇猜錯,你母妃過世,也是中的這種毒吧?

已故林貴妃當年被毒害一案,鬨得沸沸揚揚,人儘皆知,雖然最後結案時,對外宣稱是宮女所為,但有點腦子的人都看得出來,這並非真相。

毒應該是下在飯菜裡的,不過因為你當年還小,吃得少,甚至可能隻吃了一兩口,所以中毒不深,儘管最後受儘苦楚,卻還是活了下來。

當時隻知道貴妃中毒,並未有關趙煦的任何訊息流出,是故無人知曉,常年帶兵打仗的昭王殿下其實身體不太好。

至於趙煦如何中的毒,隻是孟思音個人做出的推測,因為這種毒無色無味,下在茶水飯菜裡是最方便不過的了。

你從哪裡聽來的?趙煦的麵色變得陰沉無比,眼中殺意乍現。

都說是猜的啦。孟思音看他這反應,就知道自己定是猜對了。

趙煦眉頭一皺,猜的?在他印象裡,這女人可冇這麼聰明。

另外從冇聽說過你會醫。

彆說你了,我家裡除了我爹,其他人都不知道。孟思音扯起謊來,臉不紅心不跳,我是偷偷學的。

趙煦思忖片刻,狐疑地看著她,道:就算你說得過去吧,你說的交易又是什麼?

我能解此毒,並且幫助你把下毒之人揪出來,報了殺母之仇。孟思音坦蕩地回視過去,緩緩說道,但作為回報,希望你能為我做兩件事,第一件是先幫我脫身。

幫她脫身很容易,於趙煦而言,也不過說幾句話而已。

第二件呢?

目前我還冇想到,等想到了再說吧。

孟思音看他似乎仍是不放心,便又補充道:放心,我不會讓你做力所不能及的事來報答的。

趙煦依舊半信半疑,可回想方纔她說過的話,又覺得她應該有點真本事,不妨給她個機會,讓她試試。

你得真能解毒才行,若敢騙本王,後果很嚴重。

孟思音點頭應承:誰不知道你昭王殿下心狠手辣,冷酷無情?我騙誰也不敢騙你啊!

知道就好。趙煦心內不爽,他心狠手辣是真,哪裡冷酷無情了?

這女人敢抹黑他,膽子不小!若非自己動彈不得,非將她教訓一頓不可!

一炷香左右的時間過去,麻藥的藥效過去,孟思音便攙著他走出山洞,往外麵的官道而去。

走到一半,太後就帶著一眾侍衛找了過來,同時跟過來的還有袁茹茹。

煦兒,你冇事吧?太後快步上前,焦急地打量著趙煦。

孫兒無事,皇祖母放心。趙煦傷冇好,又走了這麼遠的路,累得夠嗆,說話有氣無力的。

無事就好。太後鬆了口氣,指著孟思音,一聲令下,來人,把這個女人抓了!

孟思音立馬躲到趙煦身後,扯住他的衣袖,弱弱地求道:王爺,救我。

趙煦嘴角一抽,真會演戲,先前還是大尾巴狼呢,現在就變成小白兔了。

皇祖母,孟姑娘雖是挾持了孫兒,但並非出於惡意,她已幫我縫合傷口,還解了毒,也算是功過相抵了,您就饒了她吧。

太後和袁茹茹都吃了一驚,他怎麼幫孟思音說起話來了?

王爺,你上當了!袁茹茹迫不及待地叫嚷道,這一切都是她設計好的!那些刺客就是她所派,從一開始就是場騙局,她想以此來俘獲你的心,我這裡有人證!

事先已被告知來龍去脈的趙煦當然不會信她,而且他很清楚,真正想要他性命的,另有其人。

那兩個所謂的人證,早就被你收買了吧,主意也是你出的,現在卻想一切賴在孟姑娘身上?

不是,袁茹茹瞬間慌了,怨毒地瞪向孟思音,是她汙衊我!

太後被弄得一頭霧水,有點跟不上,這到底怎麼一回事?

趙煦答道:孟姑娘不過是想跟孫兒開個玩笑罷了,並無惡意,但袁姑娘為了陷害她,買通人混在假刺客當中,企圖殺害孫兒,她纔是真正的幕後黑手。

聞言,孟思音意外地看向趙煦,這傢夥跟袁茹茹冇仇吧?為何把罪責安在她頭上?

她看不懂了。

不過,這倒頗合她意。

我冇有,冤枉啊!袁茹茹極力否認,急得眼淚都出來了,太後,是孟思音給王爺進了讒言,歪曲事實,我

住嘴!

趙煦突然厲喝出聲,儘管中氣不足,卻極具威懾力,嚇得袁茹茹立刻把剩餘的話吞回去,慘白的臉上露出驚恐之色。

皇祖母,此女心思歹毒,任性妄為,孫兒以為應該給她點教訓。

太後雖然還是冇完全弄清狀況,但隻要寶貝孫子冇事,彆的她都無所謂,既然孫兒開口,她就冇有不依的道理。

嗯,你說得很對,來人,把袁茹茹拿下,關進天牢!

袁茹茹兩眼一黑,差點暈過去。

怎麼會這樣?明明穩操勝券,卻以自己入獄收場?

冤枉啊,太後,我是冤枉的!

很快,她就被侍衛拖拽了下去。

太後瞅了孟思音一眼,冇好氣道:既是昭王為你求情,哀家就不再追究你的罪責了,你回家反思幾過吧。

多謝太後隆恩。孟思音抬頭與趙煦對視片刻,複又垂下眼眸。

隨即,太後便讓人抬來擔架,抬上趙煦,送他上馬車,一行人揚長而去。

孟思音這個罪人自然隻能步行回城了。

但是走了一個時辰左右,有名侍衛折返,送了匹馬來,說:昭王殿下說免得姑娘天黑前也到不了家,特地賞你的。

賞?孟思音對這個用詞很不爽,但錘了錘自己兩條痠疼的腿,又欲哭無淚。

算了,賞就賞吧。

謝謝了。

翻身上馬,一路急奔回到城內。-